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春泉律师电子商务专栏

IT,电子商务,知识产权和商事法律服务

 
 
 

日志

 
 
关于我

上海段和段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信息网络及知识产权专业领域资深律师。业务涉及商业地产,民航,企业商务法律事务,兼并收购,诉讼仲裁,高新技术企业认定,外商投资,等。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政策法律委员会副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该如何确立网络专车平台的安全保障规则?   

2016-05-04 19:07:41|  分类: 责任公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春泉 段和段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中国的特色国情下,专车发展很幸运

   我在不同场合多次开玩笑说,中国的互联网约租车(简称专车或者网络专车)发展是非常幸运的,因为在我们这个“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大环境里面,如果专车崛起之时若发生点致人死亡或者强奸之类的恶性刑事案件,那么非常有可能当时就被叫停或者至少予以限制了,就像最近的互联网金融因为E租宝等骗局大白于天下,许多地方都已经叫停了互联网金融和理财类公司注册,话说这话可不是现在吹牛的事后诸葛亮,去年在上海人民广播电台的市民与社会等节目中我们都探过监管部门也许做梦都在等着发生这样的案件,这样他们的监管政策可以迅速发出并且雷厉风行予以实施,但是,事物的发展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专车发展到现在,体量已经这么大,现在的确也出现了乘客被专车司机强奸这样的恶性刑事案件,可是专车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社会现状,再取缔已经不可能了,只能继续深入研究客观规律,探索监管和立法所必须找到的抓手。

    互联网约租车平台属于交通运输业的电商平台

   我国目前的互联网专车目前主要有两种类型,一类是网络企业自己没有车辆,不直接提供租车服务,只提供一个互联网软件平台,有车辆的司机注册,乘客直接通过软件与司机达成交易,这类服务类似于货物电商领域的淘宝,因此也属于服务业,也就是交通运输领域的电子商务平台。另外一类是企业自己有自己所有或者合作的车辆资源,可以通过自己的网络平台直接提供租车服务,比如一些传统出租车公司例如上海大众所提供的平台,这类平台也属于电子商务平台,不过他们是直接提供租车服务的服务提供者,相当于货物电商领域的B2C。

   目前暂时还没有见到有类似货物电商领域的B2B的交通运输领域的比较有影响的企业,但也许已经有只不过其业务不为公众所知,比如一些为货物提供货车空驶回程运力对接的平台,此外还有一些平台企业正在与传统出租车公司进行合作,这种情况下,其在合作业务部分是平台身份还是客运服务提供者的身份,要具体根据业务合作的细节予以判断,但总体来说,要么是上述三者之一,要么在具体个案中有不同的身份竞合,总的法律关系还是不变的。 

   互联网约租车平台企业属于交通业的电子商务平台,这类平台对于企业和消费者承担什么义务?

  在讨论电子商务法中的电商平台的权利义务规定是否能推而广之扩展到所有服务业的电商平台时,我个人是有所保留的,原因就在于,服务电商可能涉及不同行业领域,而每个领域都有特殊的行业规律,如果不加以区分,很可能这种对于货物电商平台的法律规则的研究成果,在应用于服务行业时,可能遇到一些问题。在本文讨论的交通运输领域,电商平台就有一个在交通运输领域必须注重的特殊问题,那就是交通运输服务的提供者对于乘客的安全保障责任问题。

  经营者对于消费者的安全保障义务,在我国是通过银河宾馆杀人案等案例确立,已经被《侵权责任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基本法律所明文规定的法律规则。所以,在交通运输领域,电商平台是否承担和如何承担对于乘客的安全保障义务是无法回避的问题。笔者研究过交通运输部之前公布的专车管理文件的征求意见稿,发现对于这个问题的解决,可能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思路。看目前公布的征求意见稿,管理部门似乎是希望将网络平台界定为交通运输服务的提供者,也就是承运人,这样承运人就直接承担安全保障责任,这样做的原因,可能很大程度上是专车司机这个群体太大,不像以前出租车公司企业主体较少,监管可以通过管好出租车公司就管好了出租车司机,如果没有把网络平台定性为承运人,则监管可能要面对数量庞大的司机,那这样的监管是非常困难的。

   事实上,对于这个问题的解决,首先要区分两类不同的经营者主体身份,以及不同的经营者主体承担的不同责任(竞合情况下是法律应用问题,不影响法律规则本身和性质判断)。简单来说,对于乘客承担安全保障义务的第一责任人应该是承运人,就像货物电商领域的谁销售谁负责,交通运输领域也应该是谁服务谁负责,这是第一个基本规则。第二个基本规则可能有争议,但我认为应该是可以确立的,那就是交通运输服务的电商平台对于消费者有安全保障责任,不论是纯粹提供平台服务(C2C)还是也提供交通运输服务(B2C,B2B),当然,如果企业是纯粹提供平台服务,则其责任应该是有一定限制的,不是在所有情况下都承担责任,也不能豁免或者替代交通运输服务提供者(司机)的责任。

   交通运输业,特别是客运的电商平台,对于旅客是否承担安全保障义务?什么情况下承担?承担什么责任?

我们说“谁服务谁负责”,要司机或者出租公司对乘客承担责任,这很好理解,监管规则也比较好确定,比如为了防止司机没有赔偿能力,可以要求他们投保商业保险,等等。对于交通运输的电商平台,则情况不同了,平台可能以网络中立为理由,不愿意对个体司机的行为承担责任,而且,如果这个责任的规则确立不当,也可能由于司机太多导致责任太大而让平台企业难以承担。所以,如何界定平台的权利义务,是当务之急。

参考现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关于货物电商平台的责任规定,电商平台对于卖家主要是资质审核和避免卖家利用平台侵害消费者权益的责任,相应地,交通运输电商平台对于交通运输服务提供者,也应该具有类似的责任,即专车平台要审核司机的驾驶资质,车辆的资质,以及如果知道司机利用平台侵害乘客权益,必须采取合理措施,这里要区分两种情况,一是合法的出租车司机,驾驶合法的出租车,通过平台招揽业务,如果发生交通事故,则很难向平台主张民事责任。而如果不符合前述条件,则平台可能有法律责任,目前,要满足前述条件,门槛是很高的,因为合法的出租车和驾驶员毕竟是少数,更多的是有驾驶证和私家车的专车驾驶员,在发生交通事故或者专车司机侵害行为,就像不久前发生的专车司机伤害女乘客事件,如果受害者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恐怕专车平台很难完全免责,笔者已经注意到有关专车网络平台进行了复杂的法律设计企图规避这个问题,但事实上最终这个问题的判断,可能在于法官对于“资质审核”的解释,将最终决定案件的走向--如果解释平台只要审核车是有行驶证的合法车辆,驾驶员有驾照的驾驶员,就满足了资质审核义务,则专车平台可免责,反之,如果按照现行监管规则,法官解释为车必须是营运证的客运车,驾驶员是具备服务卡的出租车驾驶员,则大多数专车驾驶员就是黑车,一旦有民事案件,平台很可能就会因为未尽到司机和车辆的资质审核责任而必须承担共同侵权的连带责任。

从乘客角度反向解读

如果您不感兴趣或者看不懂上述比较专业的分析,只关心我是乘客,如果发生专车司机伤害事件或者交通事故,我如何向专车平台或者司机索赔的问题,请看这里。

 首先,如果通过网络叫来的是出租车,那么,发生事故或者伤害行为,直接起诉出租车公司,因为承运人是出租车公司,司机是职务行为,就算是司机个人行为造成伤害,那么对你承担责任也是企业的责任,您也可以放心企业的承担责任能力比司机个人一般都大得多。所以,出租车公司短期内不会消失,就算为了抗拒风险,司机也需要一个有限责任公司罩着。

其次,如果承运的是租车公司网络平台派来的车辆,比如滴滴海鸥这种传统出租车与平台合作的企业的车,或者其他的公司通过平台派的车,发生问题时,仍然起诉企业,不需要起诉驾驶员,道理一样的,司机是职务行为,何况其承担责任的能力也很差。

第三,如果通过网络平台叫来的是没有营运证的私家车,驾驶员也没有出租车的服务卡,那么,目前格局下,比较明智的诉讼策略是把驾驶员和电商平台企业一起起诉到法院,因为如果只起诉专车司机,则司机只是一个个人,肯定赔偿能力差,甚至不排除一点赔偿能力都没有,保险公司也可能以私家车非法运营为由拒绝承担理赔责任。被诉的电商平台不出意外的话一定会以自己是信息撮合平台,只提供信息,不是运输合同的当事人,因此不对运输行为承担责任作为抗辩,这时候原告的律师就有必要向法院主张作为平台你有资质审核义务,而且这个资质审核,应该是可以从事客运的车和可以提供客运服务的司机。最终案件如何判决,就看法官在两种解释之中,如何平衡各方的利益。

第四,在先暂时假定满足合法的车,合法的驾驶员这两个条件,平台对于运输过程中的事故或者伤害行为,还有没有责任?

举例来说,如果出租车驾驶员通过滴滴快的平台拉了人但半路伤害了乘客,或者发生事故,那么平台是不是一定可以以尽到了资质审核义务而免责呢?我的观点是否。这里面就涉及到我提出的一个平台的合理注意或者称为合理谨慎的义务问题。平台在尽到资质审核的前提下,除非明知道利用平台侵害消费者权益,否则一般不承担责任,但这不是绝对的,例外就是平台是否尽到了合理的注意义务。举例来说,南方某市最近通过排查,发现专车驾驶员中有一些人有暴力犯罪的前科,有的人有吸毒历史,虽然我们也的确要尊重犯过错误的公民重新做人的谋生权利,但基于出租行业的特殊性,对于司机的安全背景审核,不能不说是必要的。假如平台没有审核,或者在明知某司机右暴力犯罪记录、吸毒等情况下,仍然以其具有驾驶证和车辆放行承揽专车业务,结果导致发生了不幸事件,则这种情况下,可以向法院主张平台没有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进而要求法院判决平台承担一定甚至全部的连带赔偿责任。如果平台上此类现象甚多,通过诉讼或者行政处罚仍不改正,我个人认为通过立法对其赋予惩罚性赔偿也是合理的。

作者是上海段和段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中国电子商务协会政策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商务部电子商务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

律师业务咨询电话:021 62191103

本文系作者原创。转载需遵守著作权法。

 
  评论这张
 
阅读(250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