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春泉律师电子商务专栏

IT,电子商务,知识产权和商事法律服务

 
 
 

日志

 
 
关于我

上海段和段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信息网络及知识产权专业领域资深律师。业务涉及商业地产,民航,企业商务法律事务,兼并收购,诉讼仲裁,高新技术企业认定,外商投资,等。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政策法律委员会副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证交所对证券信息有所有权吗?  

2008-04-30 14:28:15|  分类: 责任公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证券交易所对证券交易信息有所有权吗?

北京广盛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刘春泉律师

自从2007年上海证券交易所下属上证信息起诉新华富时以来,这个问题受到广泛关注。最近,由于财经杂志发表文章对上证所对于信息高额收费提出质疑,这个问题再次引起争议。其实,到今天为止,这个问题不论怎么回答都难有正确答案,因为这个问题本身就有问题。

按照经典的法学理论我国现行法律规定,所有权具备占有、使用、收益、处分四项基本权能。假设证券交易所对信息具有所有权,那么,它就具有对证券信息的处分权,也就是说它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别人无权干涉,这显然不符合实际。证券交易所是政府依法设立的具有一定公共管理职能的公共服务机构,交易所提供信息是其履行自身职能必要组成部分,何况交易所的信息本身就是会员单位的交易行为所构成,如果仅仅因为会员在交易所进行交易相关信息就成为交易所所有的私人财产,那么恐怕会员也不会答应。因而交易所对信息具有所有权的说法,不仅欠缺法律依据而且难以让人信服。

有人会反驳既然你这么讲,那去年新华富时为什么还是败诉了呢?从媒体报道和检索到的相关信息来看,该案的判决对证券信息本身的法律性质并未作出评判和定论,也没有必要这样做,因为该案只是一个合同纠纷。合同者,就是当事人之间的法律。法院只要依据合同的约定和合同法裁判即可,这个问题在该案中司法机关没有给出结论。然而,1998年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曾经终审了北京阳光数据公司诉上海霸才数据信息有限公司著作权纠纷上诉案,虽然最终以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诚实信用原则为依据判决被告承担法律责任,但是两审法院都认定这种证券信息不属于作品,不能依照著作权法关于汇编作品的规定获得保护。

那么是不是证券交易所对证券信息就没有权利了呢?

新华富时的抗辩理由之一就是上证信息对实时股票行情不享有任何知识产权,因为上证所公布实时股票行情是其法定义务,实时股票行情是公开资讯,不属于知识产权保护的对象,上证所及上证信息根本无权限制其使用。但是,该案是合同纠纷,不是侵权纠纷,上证信息并非必须拥有知识产权才可以提供证券信息服务,就像提供上网信息服务的企业并非一定对网上内容具有知识产权一样,因而,法院判决对被告抗辩理由不予采纳也没有错。

但是,新华富时的答辩本身却是有一定道理的,也是部分正确的。因为证券信息属于交易所履行职能生成和发布的信息,交易所对于这些数据本身要主张知识产权,很难从现行法律上找到依据。但是,这里面牵涉到一个我国法律目前尚未明确的问题,那就是数据库的保护问题。根据司法实践,目前数据库是按照汇编作品来予以保护的,进行编辑、加工处理,整理,形成汇编作品,可以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的。

糟糕的是我国著作权法所谓汇编作品有个前提是汇编的对象得是作品,或者若是不构成作品的数据或者其他材料则需要体现出对内容的选择或者编排体现出独创性,证券信息本身并非作品,而是一种信息流,一种数据,按照汇编作品寻求著作权法保护也难以成立。

但是,问题似乎仍然没有解决,比如有人提出难道任何一家公司都可以无偿取得交易所的信息编制指数产品吗?特别是编制这样的指数到海外上市谋取利益,还有人提出如果这样我们国家和交易所的信息主权岂不是丧失殆尽了?

这里又牵涉到一些学者提出的一个问题,那就是在今天这个信息经济时代,有没有必要创建一种对信息进行保护的权利制度?之所以提出这个问题,是因为目前的知识产权法律体系产生于印刷时代,以有形的复制为主,因而版权(著作权)法以规范“复制”为核心,版权(copyright)在英文中本来就是复制权的意思。但是,在今天,科技的发展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信息网络的发展已经使得目前面临很大一个问题是传播而不再仅仅是复制,因而,有学者就提出应当创建一种信息产权制度以便适应这种新的变化。虽然目前对于这种信息产权究竟怎么设置尚待研究,但是著作权法一再修改还是不能完全满足科学技术发展的需要,因而这种建议也许在将来并非没有可能。

当然,在新的制度未创设之前,我们要讨论和研究是的按照现行法律框架如何实现对证券信息的定位和利益分配。反不正当竞争法关于公平竞争和诚实信用的原则固然可以利用,但这应该作为万不得已的最后一手,不宜作为常态使用。在这个之外,现行法律框架有没有解决的可能呢?经过研究,笔者比较赞赏郭禾教授提出的“邻接权”的理论[1],理由如下:

第一、                  邻接权的制度设计和实践均表明其不以“作品”和作品的“独创性”为前提,比如对杂技表演的保护;

第二、                  体育赛事转播等实际上与证券信息发布有一定的类似之处,前者适用邻接权保护已经广泛为人接受(这两点与郭禾教授的观点相同);

第三、                  如果这种主张能够成立,那么,它还是属于著作权法这个大法的范畴,现在存在的未经许可编制指数等问题都可以按照这个思路探寻解决方案,从实用主义角度出发,总比无法可依好。

具体这个意见能否成立,要看我国下一次的司法实践或者著作权法的修改能否考虑这个思路了。

(作者为北京广盛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上海律协信息网络及电子商务法律研究委员会副主任,中华全国律协信息网络及高新技术专业委员会委员,联系邮箱:springlawyer#gmail.com



[1]  北京阳光数据公司诉上海霸才数据有限公司案链接如下:   http://www.civillaw.com.cn/article/default.asp?id=9853#m12 最后访问日期:2008-4-7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