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春泉律师电子商务专栏

IT,电子商务,知识产权和商事法律服务

 
 
 

日志

 
 
关于我

上海段和段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信息网络及知识产权专业领域资深律师。业务涉及商业地产,民航,企业商务法律事务,兼并收购,诉讼仲裁,高新技术企业认定,外商投资,等。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政策法律委员会副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政府败诉是法治的表现  

2006-09-01 01:22:47|  分类: 责任公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政府败诉是法治的表现

                               -- 香港律政司访问侧记

  今天上午十点,其实写这篇文章时已经是昨天( 8月31)上午了,可是我无论多晚也要把这篇文章写出来才能安然入睡,否则感觉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原因很简单,就是本文的标题,香港律政司副法律政策专员黄继儿大律师今天在和我们座谈时说的一句话。

  香港律政司大约有300名政府律师,承担了香港特区政府大部分刑事检控和其他法律工作,包括民事、国际法律、法律草拟及法律政策等。当然也有忙不过来和政府律师自己不擅长的法律领域的事情交由社会上私人执业律师承担。从职能来看,似乎律政司相当于内地检察院+司法局+法制办等。可是我这句话还没说完,就被我们同行的一位上海律师打断了,她说其实律政司和内地三家加起来的地位都不能比拟,因为香港的法治程度之高,已经让法律在一切社会经济生活中发挥主导作用,而不再是某个机关;这个说法是有国际研究印证的,据说连美国人都在研究香港弹丸之地创造世界经济奇迹的最根本原因是什么?结果研究的结论是根本原因是香港的法治。因为香港成功的实现了法治,所以他能调动世界上的一切积极因素为我所用,创造了世界经济的奇迹。全世界人民到了香港都放心,都喜欢来香港旅游和经商,香港想不发展也难呐。

  又用黄先生的话来说,律政司就是一间政府的律师行,也许是世界上最大的一个楼内容纳数百人的政府律师行。这个律师行并没有因为是政府律师而拥有什么特权,他们没有特权汽车,不能逾越律师的职业操守,否则一样会受到纪律处分,甚至会因为是政府雇员还要更加受到一般社会律师可以置之不理的有关公务员法规的约束,此外还有媒体和舆论的监督。

  律政司和政府律师唯一的武器也就是法律。他的权威和声誉也来源于他的专业水准和职业操守,这一点和我们普通的社会律师并无太大不同。在法院审理刑事案件时,经常也可以看到律政司的律师作为控方律师,在许多其他案件中,经常也有社会律师代表律政司起诉或者应诉。法官和对方的律师不会因为是政府或者政府律师而对他手下留情或者高看一眼。内地在某些案件中有时会碰到有关部门在法庭之外进行“协调”,这在香港是难以理解的。

  律政司和一般的律师行不同的地方是他既有律师也有大律师,就是说无论哪级法院都能出庭和发言权(香港的高等以上法院只有大律师才有发言权)。可是他们显然没有内地某些检察院和法制办那样无论什么案件都自己亲自操刀的“自信”,因为香港的法官不会因为你是政府律师而对你有所倾斜照顾,要打赢官司,政府也得掂量掂量。实在没有一定的把握,不如索性外聘专业的社会律师承担。付钱也是根据所请的律师的收费标准来支付,香港有几个著名大律师的收费第一天开庭收费可达50万港币,以后也按照每小时11.5万计费。收费之高,令人咋舌。想起我们上海律师计时收费后“律师每小时工资1000元”曾经成为各大媒体爆炒的新闻,真是感慨小巫见大巫!

  我们上海律师于是有一个普遍关注的问题,那就是政府的财政有法律费用的预算吗?预算足够支付香港律师那高昂的律师费吗?黄先生的答案是政府预算肯定有法律费用预算,而且一般是参照上年度的实际法律费用开支并略有盈余的方式预算的。最近的财年法律预算已经超过一亿港币了,而且呈逐年增长的态势。“Do not put price tag onjustice(不要把正义贴上价格的标签)这是他回答我们这个问题的第一句话。显示政府不仅自己高度重视法律,拨付了比较充足的费用,而且还协助符合条件的人通过司法诉讼维护合法权益。

  我们不可避免的又谈到律政司代理案件的胜败情况。黄先生列举了一些他们的过去案例。按说香港法治如此健全,公务员做事时时处处都谨小慎微,动辄要求律师出具法律意见,一般总不会有多少事情有问题了?但很意外,我们得到的答案是律政司败诉很多,所以黄先生才有“政府败诉是法治的表现”一语,言外之意政府虽然有很多的权力,但是在司法审查的威严之下,一样要接受败诉的结果。这个说法虽然不无自我调侃的成分,不过谈笑间其实也蕴含了法治效用和表现的深意。相比之下,我们内地的基层政府总是在统计行政案件的胜诉率是多少并作为工作报告的成就之一,真是要反思一下。现在内地许多地方的上诉率、改判率、行政案件里政府败诉率,基本都不高,没准儿比香港都低,但是这些官方的统计数据却和司法机构在人民心中的威信和地位严重不成正比。

香港政府那么多败诉,丝毫没有影响政府的权威和法院的威信,也许启示我们在改革的制度设计中或许可以改变一下看待败诉的态度?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