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春泉律师电子商务专栏

IT,电子商务,知识产权和商事法律服务

 
 
 

日志

 
 
关于我

上海段和段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信息网络及知识产权专业领域资深律师。业务涉及商业地产,民航,企业商务法律事务,兼并收购,诉讼仲裁,高新技术企业认定,外商投资,等。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政策法律委员会副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刘寰的委屈与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条的价值导向  

2005-12-08 11:42:16|  分类: 责任公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寰的委屈与《道路交通安全法》76条的价值导向
    “不特定的时间,不特定的地点,不特定的因素相结合”,这是笔者数年前承办一起交通事故案件时听到的一位交警对交通事故的概括,影响颇为深刻!交通事故的这些特点,决定了各方之中不会有赢家,也不宜用孤立或非此即彼的态度来看待问题。
     被称为新《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案”的刘寰驾驶奥拓车在北京二环路撞人的交通肇事案前两天终于一锤定音了。从一年多来媒体的报道和讨论来看,奥拓的驾驶员刘寰委屈不委屈?委屈!但是,被害人曹某因为一个乱穿马路的不文明行为,连命都丢了,难道不委屈吗?当然更委屈!
     一年多来由此案引出关于新交通安全法76条的激烈争论,开车的说刘寰没有过错,他本身也不是大款,这个赔偿对他也是非常艰巨的难题;不开车的说行人即便乱穿马路有错,那也命不该绝,人家刚进京一个月,还没弄清楚大都市纷繁复杂的生活规则就命丧车轮,丢下一家上有老下有小,境遇可堪哀怜!孤立的来说,似乎谁都没错。但法院的处理结果又只能有一个。不难想象,这个利益、价值的判断、平衡和分配,对于每一个有良知的人来说都是艰难的。
     争议的根源实际在于制度设计和选择的问题,也就是在效率(运用汽车实现快速通行)与公平(汽车给这个星球的人类和动物带来的交通事故、环境污染等副作用)之间作出平衡和安排。制度的设计,一般至少要考虑下列几个因素:一是成本,二是效率,三是价值取向。前两者比较好理解,兹不赘述。价值取向就是制度设计者选择以何种价值和利益倾向,比如在劳动法律关系中保护劳动者的倾向,在消费者权益纠纷中保护消费者的倾向,等等。这些倾向实际都是通过利益的平衡来维护社会的和谐和发展。价值取向还有一层意思,就是两害相比取其轻。大凡制度设计,都免不了要经历这个过程。比如,红绿灯,可以顺畅交通,但是在没人时红绿灯也会浪费行车人的时间。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同时也让一些人钻了空子,于是有低保养懒汉的争议。任何制度都无法尽善尽美,我们只能逐步完善制度设计,却不可因噎废食。
    因为效率所以我们选择汽车;因为汽车的必然副作用给受害人造成痛苦的同时也给我们的社会造成痛苦和不稳定的根源,所以我们需要选择交法76条的无过错责任赔偿;又因为成本的考虑我们选择强制保险,由社会来共同分担车方承担的责任,减轻车祸的痛苦和损害,并且将强制险的费用设计成可以接受的水平。价值取向反映了制度设计者在利益平衡中的倾向,它反过来又会发挥价值导向作用,影响制度的选择和实施。如果我们能真正理解立法者的这个意向,就知道76条其实是在为整个社会的和谐和稳定提供减震器!而驾车人也是受益者。听起来这一点似乎有点空洞,实际上意非同小可。比如从我国的司法实践经验来看,在这类案件中,如果二审法院真的想改判,一定有智慧找出支持改判的理由,或者至少可以说“鉴于本案的具体情况”。但是法院最终选择基本维持原判,彰显了法院对新交法76条价值导向的维护。如果法院不维护这个价值导向,那么,车祸的受害人家庭的痛苦,会传导和影响他们周边的群落,如果千千万万个案件就这么发生着,最终也会影响我们社会的和谐和稳定。
       据统计,一个人一生遇到车祸的概率大约是两千分之一,多数人和人生中多数时间是不会遭遇车祸的,所以对车祸之于受害人及其家庭造成的痛苦和灾难也难以有切身的体会。但是对于汽车已经成为生活一部分的当代社会来说,车祸则是必然的。既然我们需要汽车来提高通行速度的效率,那么也必须为它的副作用付出代价,提供补救制度安排。
     我们每个人可能未必是一个驾车者,但却不可能不是一个行人(除非先天残疾)。对于行人的保护,其实同样是对每一个驾车人的保护,因为驾车者及其家人亲戚,在上车前和下车后也同样是行人,这一点却常常被有车族们忽略。所以,尽管我们需要通行迅速的效率,不能因噎废食取消汽车,但是我们也要对于汽车的副作用的补救付出代价,也就是运用保险制度,将未必发生在自己身上却一定会发生在某些人身上的风险改由社会来共同分担,而不能仅仅因为违章就将全部不幸的后果丢给受害者和他们的家庭。这是新交法76条立法的价值取向。以前很多讨论拘泥于枝节,或者仅仅从某一个利益角度出发,并没有深入到对方和社会的全局。由此我们也更钦佩立法者的勇气和决心。
    对于具体问题的片面理解也影响了新交法实施以来某些地方的配套立法。这些名为实施细则的地方法规在相当程度上限制甚至抵消了新交法76条的积极作用,反映出这些地方持驾车者角度的群体的力量是多么强大!可是,我们的驾车人可以不管受害人的生死病痛,但是我们的政府和公共权力机构能不管吗?!即便是刑满释放的人,政府尚且都要安置、帮教和提供就业,更何况是因为违章甚或未曾违章却横遭车祸的受害者?!交警部门下了认定书就可以结束对于车祸的处理,可是要建设和谐社会,对于车祸后受害人家庭的贫困和痛苦,民政部门、医疗机构和其他基层部门难道可以袖手旁观?所以,新交法76条必定是顺应历史潮流的立法的方向!也希望更多的地方不要学习坏榜样,别使一项好的立法功效大打折扣!
 
 
 
   
  
  评论这张
 
阅读(2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