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春泉律师电子商务专栏

IT,电子商务,知识产权和商事法律服务

 
 
 

日志

 
 
关于我

上海段和段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信息网络及知识产权专业领域资深律师。业务涉及商业地产,民航,企业商务法律事务,兼并收购,诉讼仲裁,高新技术企业认定,外商投资,等。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政策法律委员会副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我也有童年  

2005-11-15 21:36:14|  分类: 随笔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也有童年   

  有一次在上海《新闻晚报》上看到我的一位颇有才气的女性朋友写的一篇文章,名叫《难忘匹诺曹》,乍一看去我不知道皮诺曹是何来历,就打电话去问她。我写这篇小文章时使用的是智能狂拼汉字输入法,拼音打完汉字就出来了,可见是个常用词,但我当时确实不知道,这不仅令我那位朋友大为惊奇,因为我平时聊天,谈吐之中大家都觉得我还算读过一些书的人,不至于犯常识性的错误。记得当时她的原话是“啊?你不知道啊?幼儿园里老师没讲过吗?”我的回答令她更为惊讶:我没上过幼儿园。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在我上幼儿园的年龄,我们那里还不知道幼儿园是个什么东西。
  我的父母在我小的时候常常跟我说起他们的童年,他们印象最深也是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饥饿和寒冷。我父亲至今保持着捡起饭桌上掉的饭粒吃掉或者收起来的习惯,看到我们吃不掉饭菜往往会叹口气,说:“要是在59年国大荒的时候……”我无法有直观的感觉五九年大荒是个什么样子,但是我陪着我的父亲去给我的祖父祖母和两个被饥饿夺去年幼生命的叔叔送坟灯时,我清晰感觉到了父亲对粮食的那种几近偏执的珍惜的深刻背景。我也曾听到我的叔叔伯伯们说起我的祖父祖母临终前最大的愿望是吃到一个鸡蛋,要是我的祖父祖母能够活到今天,不要说鸡蛋,他们就是要吃鱼翅燕窝,我也一定会想办法去帮他们买到。但在当时,一个鸡蛋就是那么奢侈,成了我的爷爷奶奶永远的遗憾。
  上一代人的童年常常令我为之默然、为之动容,因为其中往往有今天难以想象的沉重。看看80年代出生的人,甚至是和我们同龄但是生长于大都市的朋友们,他们的童年似乎都是无忧无虑、充满欢乐、充满了绚丽色彩。我的童年,还有那些和我一样七十年代出生于中国落后地区的人们,似乎成了尴尬的一代。既没有上一代人那么清晰的饥饿,又没有下一个年代出生的人那么纯粹的快乐和天真烂漫。我的记忆中直到我上中学后我们村里才用上电,结束昏黄的煤油灯照明时代,我也不用再为了省油在火塘边上头冲着火借火光看书,累得腰酸背痛,还不时要起身让被火烤热的头凉快一会。虽然没有明显的饥饿,但我依稀记得我家的粮食是勉强维持吃饱还有困难的。记得我的家里曾经不止一次向别人借过粮食,每次还粮食的时候,母亲总是多称几斤,算是对别人在困难时帮忙的感谢。后来我的家境稍有好转,比我家还穷的舅舅家还连续好几年要借粮食度过青黄不接的时节,舅舅家因为粮食不够而用老南瓜和着大米煮饭,这种饭兼有农家米和南瓜的香甜,当时是为充饥不得已而为之,现在却是我多年梦寐以求却吃不到的佳肴,因为每年回老家到舅舅家拜年,舅舅舅母断然不肯拿出当年粮食不够的年月充饥的粗粮来款待在外工作难得回去一次的外甥――他们怕被邻居笑话!我也只好接受他们的美意,享受他们准备的我并不认为比南瓜饭好吃的鸡肉或者猪肉。
  虽然不知皮诺曹是何方神圣,童年的欢乐还是有的,再穷的孩子肯定也有他们的欢乐时光。我童年时代最大的乐趣一是在放羊的时候看借来的连环画册,另一个是玩军事训练游戏,晚上则是听广播。那时候因为买不起画册,我想尽了一切能够借到画册的手段,不管谁家有画册,我都会厚着脸皮去借。那时我识字不多,兼有文字和插图的画册正好适应了我的阅读需求。现在我才知道,并且要感谢那个年代的或者更早的出版社的编辑们,那些连环画影响了我们一代人,我对很多名著的兴趣和知识都来源于童年时阅读的连环画册。
  军事训练大概是男孩子与生俱来的天性决定就喜欢的,虽然我性格自小沉稳,颇有些小大人的样子,但我却喜欢钻草垛子跨越田间地头搞军事训练、打仗。记忆中虽然没有青梅竹马的玩伴演绎浪漫的故事,但是却清晰地有骑竹马的“战斗”经历。记得那时候是按照年龄和个子大小来分配军事职务的,我因为个子和年龄小,只分到一个营长职位(最大的男孩是军长),下面有三四个部下,分别封为连长、排长等等。看来强权和实力真是无处不在,就连天真无邪的孩子,也要遵循物竞天择、强者生存的自然法则。
  广播是我了解巍巍群山之外的世界的又一个途径,准确点说大概还是主要途径。因为那时看的书多数是古文,几乎看不到新出版的书,连饭都不一定吃得饱的穷山村,当然也免谈订阅报纸杂志。广播于是成了我了解外面的世界的主要途径(那时还没有电视)。书和广播让我树立了飞出大别山的志向,也让我积累了两样以后我在大城市生存立足的资本:一个是我不错的中文功底,另一个是一口比较标准的普通话。后者在我读大学时为我顺利地找到谋生的手段——教书——发挥了重要作用。

作者声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作品仅供榕树下网站发表(不包括由榕树下网站直接参与主编的丛书、期刊,报纸的专版或专栏,电台电视的专题节目,在网络传播的电子刊物),未经作者本人同意,榕树下不得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也一律不得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